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筆趣繁體小説閲讀 | 免費繁體TXT小説線上看 > 仙俠 > 魔鈴仙劫 > 第十七章 何為宿劫

魔鈴仙劫 第十七章 何為宿劫

作者:玖涯 分类:仙俠 更新时间:2022-01-26 04:22:18

雲旭上仙看著長淩,眼中失望、淒涼、悲愴,最後長長歎了一口氣,拉起跪在地上的長淩,道:

“長淩,蘭笙姑娘或為你的宿劫。”

“蘭笙隻是個尋常姑娘。”長淩急忙辯駁,不願相信師尊所言。

“你不知宿劫,自然也不明白此劫的詭秘莫測。”

雲旭上仙沒有正面迴應長淩,轉身面向窗外的日月星辰,闡述起關於宿劫的事蹟。

何為宿劫?刻在命理,生生世世,身死難消的宿命之劫方稱為宿劫。

宿劫無形、無相,也分吉凶,尋常宿劫對修仙之人乃是磨鍊,渡劫證道,能助修行。而長淩身上此種大㐫之劫世間罕見,在雲天古書中有所記載的,僅仙界陌塵上仙一人。

陌塵上仙乃仙界戰神,戰功赫赫,但書中記載他也未能逃過宿劫。

相傳陌塵上仙的宿劫與一魔族女子有關,陌塵上仙為她與魔族結怨,隻身一人橫掃蠻荒,犯下滔天重罪,最終在三千年的神魔之戰中隕落。

“蘭笙姑娘與體內魔氣渾然一體,其中機緣難以揣測,你可明瞭?”

雲旭上仙回身面向長淩,目光深邃。

“蘭笙心性純良,被魔氣侵染非她所願,實乃弟子之過。”

對蘭笙被魔氣侵染之事長淩一直耿耿於懷,心中無比自責,現在因此將她和宿劫關聯,長淩自是如何也接受不了的。

“我不是長淩的什麼宿劫,長淩對我那麼好,我才不會傻到去害他。”

雲旭上仙的話讓蘭笙聽得有些雲裡霧裡的,也不是非常的明白什麼是宿劫,聽到此處才遲鈍的反應過來,原來他說的是自己。

“此劫乃我宿命所定,與她無關,還請師尊勿因此將她拒之門外。”長淩再次懇求道。

“宿劫也好,仙途也罷,皆為彼之因果,是吉是凶汝等可都能受著?”雲旭上仙眉目肅然,語氣中隱有嚴厲。

長淩望向蘭笙,還未開口,蘭笙已搶先答道:“我樂意跟著長淩,我能受得!”

明知前途陌路,任不懼危難,隻因那個人是他。

即便是劫,也難卻情意,世間之事,也就是一句“我願意”,一句“我能受得”了吧?

“自弟子逢見蘭笙,無時不歎她情深似淵海,感她樸拙如璞玉。”

“此情難斷,弟子也受得!”長淩堅定的說著,自她願跟自己離開孟曇村之時起,自己便認定了她。

雲旭上仙凝神注視著二人,皺眉深思了許久。

此劫無形無相,對長淩而言,是宿劫,更是情劫,避無可避。自己言到於此也未能動搖長淩,即便再做任何決定,終也將是徒勞無功,將他們留在身邊,自己也許還能夠照拂一二。

想到此處,雲旭上仙也釋然了。

“罷了,願留便留下吧。”雲旭上仙輕輕頷首,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定。

見雲旭上仙應允,蘭笙一掃陰霾,魚躍而起,再次躬身叫了聲師尊。

蘭笙心緒驀然的轉變讓雲旭上仙猝不及防,霎時間都未能反應過來,過了一會才點頭應答。

此女古靈精怪,不似長淩和竹苓般乖巧,收她為徒,隻怕是頗費心神,雲旭上仙心中不免也有些無奈。

接下來,雲旭上仙給蘭笙講述了一遍雲天的戒律:不可食葷,不可好逸,不可重利等等……還有在雲天不可表露和長淩的關係,更不能有任何非分之舉。

見蘭笙一一點頭之後,還不放心的讓蘭笙複述了一遍,確定蘭笙全都記下了,才稍有些安心落意的轉身離去。

雲旭上仙走後,長淩帶蘭笙去尋了些吃食。一日未進食,還在房中跪了半晌,蘭笙早已是饑腸轆轆了,見到食物便兩眼泛光。

長淩倒是沒什麼胃口,隻是陪蘭笙稍微吃了點菜,見蘭笙吃的歡快,悄悄起身為她收拾了一個房間,還貼心的放了些女孩子喜歡的熏香,一進房間便可聞到怡人清香。

一切都料理完成後,長淩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見蘭笙一路貼身跟著自己,習慣性的揉了揉蘭笙腦袋,溫和說道:“天色已晚,我要歇息了,蘭笙以後就在自己房間休息。”

“我不能睡在這裡嗎?”

蘭笙扯住了長淩衣角,眨巴著眼睛將他望著。

“男女有别,你不能和我睡在一起。”

“我怕黑,一個人不敢睡!”

蘭笙佯裝出一副恐懼的神色,放開了長淩衣角,改而一個熊抱賴上了長淩。

長淩清楚蘭笙膽肥得很,隻是想粘著自己,但對她的這些手段也頗為無奈,轉身將蘭笙一路拖回了她自己的房間。

“你要是敢跟出來,我就在你房間設下結界,讓你再也出不來。”

見長淩一臉肅穆,好似真的準備將自己關在結界裡,蘭笙縮了縮腦袋,又可憐巴巴地望瞭望他,宛如受傷的小獸。但奈何蘭笙使儘渾身解數,也未能得到這個鐵石心腸的“獵人”憐憫,撇了撇嘴,不情願的鬆開了手。

長淩看著蘭笙爬上床,替她蓋好了被子,才轉身離開。正要出門卻聽見身後悠悠傳來蘭笙不滿的聲音:“明天我要告訴師尊,長淩欺負師妹。”

長淩轉身,隻見蘭笙臉上甚是理直氣壯,好似自己占理,一雙眼睛頗有些幽怨地盯著自己。長淩歎了口氣,眼神比蘭笙還更加的無助,回到蘭笙身旁,輕聲安撫了她許久。

“長淩,我真的是你的什麼宿劫嗎?”

蘭笙緊了緊被子,有些怯生生的道出了自己的心思。

她自小被村裡人稱為孤星,無人願與她來往,好不容易遇到長淩,兩情相悅。正想著能和心愛之人長相廝守,結果卻有人說自己是他的劫難,而且這個人還是他的師尊。

雲旭上仙的話在蘭笙腦海裡始終揮之不去,她確實膽肥,也確實膽怯,怕的不是黑暗,擔心自己是長淩劫數才是。

長淩思索了片刻,認真道:“此劫乃我宿命,非蘭笙。”緊著抓起蘭笙的手,繼續道:“蘭笙願意陪我,我很開心!”

“那以後你還會娶我嗎?”

“會!”

“你走了,我會不會又找不見你了?”蘭笙明亮的眸子閃了閃,擔憂道。

長淩愣了愣,當時自己不告而别,讓蘭笙孤身一人受了不少苦,對此長淩也一直心懷愧疚,隻是自己從未想過那一去就再也回不來了。

隨後,長淩給蘭笙講述了自己離開後的經過,隻是對自己受傷一事輕描淡寫帶過了。

“蘭笙,我從未想過丟下你,你不在的這段時間我也在不斷地尋你。”

“此次就原諒你了,以後任何事都不許瞞著我!”知曉事情經過的蘭笙鼓著臉,語氣頗有些嚴厲道。

但心中確是開心的,長淩不是真的要拋下自己。

“好!”

長淩手中捏決,片刻,面前浮現一道符籙,漂浮在空中,閃著淡淡金光。隨著長淩食指一指,符籙徑直飄向蘭笙額頭,金光一閃,然後便消失了。

“這是什麼?”蘭笙疑惑道。

“定位符!長淩也怕有朝一日會找不見蘭笙,有了它後,無論蘭笙在哪,我都可以將你尋到。”

“此術甚好,長淩快些教我,我也要給你種一個!”蘭笙興奮起身,迫不及待地想學定位符。

“學法不是一日之功,蘭笙還需過些時日,打好根基才能學。”

聞言,蘭笙眸子黯淡了下去,有些失落,隨即又兩眼冒光,抓起長淩手臂啃了一口。

突然吃痛,長淩沒忍住輕哼了一聲,等蘭笙抬頭,手臂上已經留下了一排牙印。

“我現在還不會術法,不能給你下什麼定位符,隻能咬你一口,讓你時刻記著我。”

蘭笙看著自己咬下的牙印,頗為心疼,又嬌俏地繼續道:“等我學了術法就給你補上。”

“好!”

“疼嗎?”

蘭笙輕輕戳了戳長淩手臂上的印記,傲嬌地問道。

“疼!”

“我要為你包紮!”

蘭笙沒有使力,長淩手臂上也沒有出血,牙印隻消片刻就能自己淡化了。

但蘭笙一直叫著要包紮,長淩有些無言以對,皺了皺眉,隻好去拿紗布。

看著蘭笙認真的為自己包紮,還真有一種在她臉上啃一頓的衝動。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