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筆趣繁體小説閲讀 | 免費繁體TXT小説線上看 > 仙俠 >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棄婦! > 大結局:戰勳爵,我求你别贖罪了!

什麼?

蘇子諾剛才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到此為止?她們平時的親昵,就親親頭髮,親親額頭嗎?

可是她們已經結婚五年,從新婚燕爾到水乳交融的時間都夠了。

而且,戰勳爵這麼慾求不滿……

“對,隻是親她的頭髮,她的額頭。”但戰勳爵確認。

蘇子諾一臉懵懂的樣子。

“從一開始我對她的感情就不一樣。我對她……在催眠的時間,我會認為她很親昵,認為對她負有責任,認為她是我應該守護的人。但是我一直無法對她產生慾念。”

“從軍部回來,看到她等我,我會親親她的髮絲,她半夜守著給我熬粥,我愧疚,我會親親她的額頭,當我看到她給我的暗示,但是我無動於衷的時候,我會歉疚的擁抱她。但是隻能有這麼多了。”

“或許,這是一個男人對自己女人的本能,並非催眠可以騙過。在再次遇到你之前,我以為那就是愛情的樣子,直到遇到你……”戰勳爵撫著蘇子諾頭髮,眼神漸漸露出堅定。

“原來有一個人,會讓我哪怕毀掉也想要留在身邊,哪怕明知道所有人包括自己都要阻攔唾棄還會忍不住靠近,會讓我明白原來支撐著聯絡的不是責任跟義務,是……一種跟男人血性一樣的本能,是不能看到你受到一點委屈,卻隻想把你圈在身邊欺負的,自己都害怕的佔有慾。”

“你…這是欺負人。”蘇子諾的腦海都是混混的,戰勳爵的剖白讓她覺得甜蜜又覺得羞怯。

“可是我老婆介意的本質,不也是我隻能屬於你一個人。”戰勳爵總算弄明白了蘇子諾彆扭的原因,又不容拒絕的把蘇子諾拉到胸口。

蘇子諾還是掙紮,但這次卻不是抗拒的意味,她柔軟的肌膚貼到戰勳爵堅硬的胸膛,感受到戰勳爵有力的禁錮,耳側都是戰勳爵沉穩的心跳。

蘇子諾隻覺得,整個身體加靈魂都在震顫。

戰勳爵霸道的壓製,把蘇子諾壓得更緊,牢牢的禁錮在懷中,像是自己飛不出去的小鳥。

滿意的感覺到身下的小女人驚慌過後,就是熟悉的乖巧順從,戰勳爵幾乎喟歎的親親蘇子諾浮出一層薄汗的肌膚,她已經是兩個孩子的母親,但是肌膚還是少女一般的瑩潤細膩,尤其稍微情動就會浮出動人的粉紅,讓戰勳爵覺得整個身體的熱血都在奔騰。

“老婆,你會介意,你不知道我有多高興。”戰勳爵說道。

從進入龍堡以來蘇子諾就很鎮定,她跟戰勳爵談起嶽思瑾都是中肯而準確,很少有被情緒綁架的跡象,更别說對嶽思瑾的惡意中傷。

蘇子諾清醒理智,讓閣老甚至軍部都對蘇子諾的處理滿意,信任。

也是蘇子諾的清醒冷靜,讓龍堡幾乎平穩的度過混亂。

以至於讓所有人都以為嶽思瑾在她心上不過是一丁點塵埃,輕輕拂開就再無蹤影。

但是蘇子諾的不介意,也讓戰勳爵無法確認,是否她不在意嶽思瑾,也是因為她不在意他戰勳爵了。

“我才沒有介意。”蘇子諾不認輸的嬌嗔。

那是她管不住的小情緒,戰勳爵還特意拿出來說。

“你不介意,你不介意。”戰勳爵摟著蘇子諾發生幾聲低沉的悶笑,抓住蘇子諾的手:“我介意,我很介意過去的五年,讓一個莫名的女人占了本帥這麼多的便宜,沒有給我的老婆守身如玉。”

誰是他老婆…蘇子諾簡直要被取笑的舌頭都要打結了。

彷彿時光,又回到每次做錯的明明是他,結果到了最後都是蘇子諾受不了要求饒的情況。

而每次蘇子諾受不了,都是因為她怎麼求饒戰勳爵都不肯放過她的激烈。

蘇子諾一想到以前的場景,腦袋裡就發麻,一句話就脫口而出:“你當然得介意,這五年你憋的那麼辛苦吧……”

身為醫生,蘇子諾要判斷這方面的狀態太容易了。何況戰勳爵在她面前的時候,恨不得把慾求不滿四個大字掛在臉上。

蘇子諾在說,因為戰勳爵的沒感覺,所以這五年憋的那麼辛苦,看到自己有感覺的人,就毫無顧忌了。

蘇子諾說完就後悔了,自己何苦刺激他,而且他已經把自己逼到床角的時候。

但是沒想到,戰勳爵高大健碩的身軀一頓,卻再沒有聲音了。

他咳了兩聲,沉默了幾乎一分鐘,用力把蘇子諾按進懷裡,臉色似乎才終於恢複正常。

“其實這五年……”戰勳爵抬手捏了捏眉心:“在床上,我和她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次都沒有。”

“什麼都沒有發生?”蘇子諾小心的問。

五年的婚姻,一次都沒有發生的話,會被判定為無能啊。

但是戰勳爵的表現卻印證了她的想法,他把目光移開:“有一段時間我確實認為自己……那方面有問題,甚至哎嗨的存在讓我苦惱。”

認為自己無能,所以哎嗨的存在很不科學?蘇子諾很艱辛的忍住笑。

“這五年,我一直認為自己愛她。堅定不移,我也認為這一切都應該發生。但是我對她沒有任何感覺。”戰勳爵目光還是亂飄:“我對她有生理排斥,根本起不來。所以我還偷偷給哎嗨做過親子鑒定。”

如果哎嗨知道了,戰勳爵一定完了,蘇子諾腹黑的想。

但是隨著戰勳爵毫無保留又“難以啟齒”的告白,蘇子諾內心所有介意都煙消雲散。而且隱隱有幾分甜意從心臟深處滋生出來。

她覺得自己應該安慰一下擔驚受怕又糾結了五年的戰勳爵,她可以用醫者的尊嚴,以及以前的腰痠背痛保證,戰勳爵絕對不是不行。

蘇子諾是用醫者的目光,落到戰勳爵所謂不行的地方。

然後,瞬間被眼前的“雄偉”嚇了一大跳,蘇子諾覺得自己還是太天真,她腦子裡警鈴大作,本能地往後退,拔腿就要跑。

但戰局就在瞬間轉變,戰勳爵的反應力根本不是她能夠比的。長臂一攬,蘇子諾被大力拉進他懷裡。

眼前英俊的臉一點點放大,溫熱的唇覆上她的唇。隻溫柔了片刻,耳邊傳來戰勳爵暗啞的聲音,“所以,老婆,你要補償我。”

“我……”誰要補償啊,蘇子諾想喊冤。

但是蘇子諾什麼都還沒說,隨即暴風驟雨般的吻落下,貝齒被挑開。沒有防備的小舌被他的節奏帶領起來,炙熱的氣息不住打在臉上。

戰勳爵大手覆上浴袍的,都沒有拉浴袍就被淩亂的扯裂,蘇子諾剛被清洗過的肌膚瑟瑟發抖的摩在戰勳爵英挺的軍製襯衫上,讓蘇子諾忍不住顫抖,腳一軟險些滑到下去,隻能被迫的依附著戰勳爵精壯的小臂。

肌膚感受到空氣帶來的涼意,戰勳爵的手卻是炙熱的。所到之處,都會泛起潮紅。臉頰更是燒的厲害,她隻能緊緊地攀附著他。

戰勳爵吻的深入,蘇子諾隻覺得呼吸都被裹挾中,嗓子裡子來得及發出像是小貓一般的嗚咽:“戰勳爵……”

“不要這個時候求饒,隻會讓你自己吃苦。”戰勳爵忽然把她抱起來,聲音冷酷而低沉。

蘇子諾滿目都是水汽,她知道戰勳爵五年都沒有開葷,就知道自己今晚躲不了,也不想躲了。

“你,你輕點。”被像是拆開的禮物一般放在大床上,蘇子諾也不知道掙紮徒勞無益,隻發出了最後的請求。

戰勳爵把蘇子諾困在臂彎之中,居高臨下,一點一點抽開自己的領帶,像是讓蘇子諾看著他最後的剋製與理智一點一點都被抽開,嗓音暗啞:“如果你不用這種眼神看著我,或許祈求能有用點。”

然後大手一楊,猛然拽掉蘇子諾一直堪堪裹住的浴巾:“蘇子諾,你是我的了。”

……

蘇子諾是在第二天下午的時候,才從昏睡中醒來。

蘇子諾還沒動,就感覺身體像是被碾碎又拚湊起來,碾碎又被拚湊起來好幾遍。

身邊的高大的男人就橫在旁邊,霸道專製的攔著她的腰緊緊把她扣在懷裡,連在睡夢中也不容許有半點空隙。

蘇子諾稍微回想了一下昨夜的瘋狂,不僅僅是每個細胞的瘋狂顫抖,連心理都是不可修複的損害!

蘇子諾隻覺得昨天好像哭得嗓子都啞了,“老公”“你是我的男人”“我永遠隻屬於你”這種限極的話語都被戰勳爵殘虐的逼出。

更别說他說什麼做什麼都是被判定為自己在勾引他的抓狂。

蘇子諾求他說停下來說是她故意勾引,蘇子諾哽咽的不出聲說她是嫌他不努力,蘇子諾實在承受不了,昏過去醒過來他還在她身體裡,然後咬著她的耳垂說她被他迷昏是對他的鼓勵!

蘇子諾真覺得自己還能醒來都是奇蹟,這讓蘇子諾對未來無比的憂慮。

但是蘇子諾還沒歎氣,戰勳爵長長的睫毛動了動,蘇子諾意識到他快要醒來,連忙閉上眼睛!

她真是怕了他。

可是蘇子諾自認為自己動作自然,身邊卻傳來一聲悶笑。“裝睡?”

戰勳爵親了親她的眼瞼。

蘇子諾睜開眼,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

但是蘇子諾還沒一眼瞪完,戰勳爵親著親著眼神就變了,粗糲的鬍渣劃到蘇子諾細膩的肌膚上,很快就被欺負紅了,跟身上的青紫交相呼應。

“你又要乾什麼?”蘇子諾心中的警鈴大作。

“我想要你。”戰勳爵樓住蘇子諾,小元帥更是非常精神的回答蘇子諾的問題。

“不不不……”蘇子諾哀嚎,一邊強撐著痠痛的身體一邊胡亂的拒絕。

“你以前對嶽思瑾不是很冷淡嗎?你可以試著像對待嶽思瑾一樣對待我,我完全不會介意的!”蘇子諾跟戰勳爵講道理,希望喚回他的人性。

而且,她現在真的很期待,戰勳爵跟嶽思瑾的相處模式。

戰勳爵俯下身子,像是可以把靈魂都吸進去的黑眸盯著蘇子諾:“不可以,老婆之前就偷偷吃醋。我要更努力,讓你深刻體會到我對你跟對她完全不同。”

戰勳爵捲起蘇子諾無力蜷起的身體,深情而霸道:“用行動讓你一輩子沒時間想起嶽思瑾,是我這輩子要贖的罪!”

啊……

自己吃一點醋而已,難道要付出一生的代價!蘇子諾欲哭無淚!

“戰勳爵,我求你别贖罪了!”關注 ”songshu566” 威信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